不用我重复电话的内容就知道会发生什

时间:2019-09-21 作者:admin 热度:
 
  我看着建汉的背影,想起他是我的情敌,想起了心心。
  我看着建汉讲着手机,说:「我知道了,你难得给我建议啊老板。」
  我看着胶鞋脚边一块一块的头发,感觉着心心姊姊的手将我的耳朵折起来,剪刀刷一声将耳朵上的头发落地。
  我看着镜子,甩甩垂在前额的头发。
  我看着镜子里的狗啃头怪人苦笑,但心里却很甜蜜。
  我看着居尔。
  我看着可洛暗暗心惊,接过布鲁斯递过来的冰水漱口。
  我看着门后那双杨柳般细致的眼睛,嘻嘻一笑:「谢谢心心姊姊。」
  我看着屏幕,我最崇拜的英雄,然后看看心心姊姊。
  我看着闪电怪客,他不用我重复电话的内容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我看着她纤细的背影,小心翼翼踩着湿滑的青草坡地,走到大树的后方。
  我看着心心姊姊,看着亚理斯多德,一个仍带领着大家祈祷,一个兀自想要硬站起来。
  我看着心心姊姊开朗的眼神,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大家也都很没用。
  我看着心心姊姊微笑,礼堂的大破洞外正好是美丽的火红夕阳,彩霞迭迭。
  我看着星光。
  我看着星星。
  我看着兴高采烈的布鲁斯,慢吞吞问道:「老板,你很想要我打吧?为什么呢?」我期待一个比巨额出场费更重要的理由。
  我看着这间阴暗小房,只要表现爆烂的小朋友就会被关在这间「不乖房」,在漫漫饥饿长夜中练习忏悔的技术,这中间只有两杯水可以喝,所以忏悔的效果非常的好,整个孤儿院里只有我跟建汉会不断进出这间房间,流连忘返。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天,我的身体到底做了什么准备,可以让我在鬼门关前跑来来,然后拥有一身超凡入圣的绝艺?
  我看着坐在上前方的心心姊姊,她轻轻踢着脚,眼睛眺望着灰白的孤儿院,没有感伤地哭,也没有应景地流泪。
  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小鬼了,我希望心心能记住这点。
  我恐吓般挥着空拳,长久以来严苛的自我锻炼,使我的拳头拥有瞬间击昏常人的能力,就算是挥空拳也是魄力十足,空气嘶嘶咧着。
  我来到孤儿院后,走过既熟悉又陌生的秘密基地,爬上充满回忆的大树,放了几本最新的英雄漫画在那群小鬼搭建的树屋里,还有几张闪亮的英雄图卡,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累坏了,承受了大部分攻击的双手前臂几乎都变成酱青色,肋骨也有轻微骨折的痛楚感,脑震荡更是不用说,我头昏脑胀的不得了,像要炸掉。
  我愣愣的,心里有一团火焰燃烧着。
  我愣头愣脑地继续殴打沙袋,听布鲁斯继续演讲他的丰功伟业。
  我愣着头,说:「你是不是应该教我一点挥拳的技巧啊?」
  我愣住,这老家伙居然练易筋经半个世纪?我可等不到那个时候。
  我愣住,这是怎么回事?
  我愣住了,居尔的手臂一动也不动,任亚理斯多德狠狠咬住。
  我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停过。
  我两个月后号称满二十岁,心心姊姊大我两岁半,也才二十二岁。
  我踉踉跄跄扶着墙壁,从竞技馆的后门离去,一看到停车场附近有个电话亭,就赶紧走进去拿起话筒,拨着令我担忧的电话号码。
  我流下眼泪,这些为我加油打气的观众难道已忘了刚刚的残酷画面?这些叫喊声难道是支撑我拼命战斗的力量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