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正激荡着,难以平复,感觉到身后有人走近,

时间:2019-08-19 作者:admin 热度:
 
    听到这个让人咬牙切齿的名字,少年吃力地从迷茫中醒过神来,用最愤恨的目光瞪着那道窈窕的身影,徐徐地从门外进来。
    听到这句话,忽然觉
    我看到他写的数字,我的脑袋里就一声发昏。天哪,怎么是阿拉伯数字,小白不认得啊!!画几个苹果数数也是好的啊,为什么是阿拉伯数字!!
    我看得一愣一愣地,像是在做梦似的。
    我看过之后,一声不吭地收了起来。
    我看看她,店里把蛋糕当饭吃。不过,无论他跑去哪里了,每天都会按时在蛋糕店打烊之前过来,跟我一起回家。
    小白怔了一下,低头瞅瞅自己的手,又看看被他压倒在地上的我,白皙的脸倏地浮起一抹红晕,有些手忙脚乱往后蹦了起来,又变成了一只“猫”的模样,嘴里咕哝着:“什么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都不受控制,离恢复才早呢!”
    小白睁开眼睛,说:“你生气啦?”
    小白睁着圆溜溜地眼睛看看他,迟疑了一下,“喵呜”,“喵呜”叫了两声。
    小白踯躅了一会,点头过去。“嘟嘟”声没响几下,电话就被接听了,听到那边闹哄哄的一片说话声,但却没有听到箫醉的声音。
    心里顿时暖洋洋地。“谢谢你,小白。你告诉我怎么回事吧,我没事的。”
    心里翻江倒海着,表面上还是一脸平静地看着萧醉。看着他修长的手指在按钮上快速地按着,然后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当一曲悠扬的钢琴曲在空荡的教室里响起的时候,他把手机递回给我,说:“下次她再找你,直接打电话找我。”
    心里震了震,连忙捧起饮料喝了几口,以掩饰心里的不安。
    心情正激荡着,难以平复,感觉到身后有人走近,我这才惊醒过来,发觉自己竟然还保持着收尾音的那个姿势呆呆地站着。反应过来,把琴收回来,就听到从身旁经过的那人冷冷地丢过来一句话:“真差劲。”
    欣喜地开门进去,快速换好衣服,直接奔去教室。对照着各位老师的介绍资料,圈定了上午要去试听的三位老师。正收拾东西要去找上课的教室的时候,外面走廊上就传来“圣华日报、圣华日报”的高呼声,接着就有一个女生抱着厚厚的一叠报纸冲进门来。
    新的一周,在平静中开始。
    新的一周开始,刚到教室,就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出乎意料地,她并没有骂我,只是说她不应该太勉强我,现在连累了嘉贝和一班。一班的老师连忙说:“没什么,小事而已,别放在心上。”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
    信?
    星期四,必修的课和本专业的选修课基本上全选定了,剩下就是跨学科的几门选修课程了。学校规定每个人每学年,必须选修三门以上其他学院的课程。我稍微想了一下,就直接选了外语学院的商业英语,经管学院的投资分析,另外还选了体育学院的武术入门。以后打工,每天都要很晚回家,学些基本的防身本事,还是必要的。
    星期四中午,班长吴艺娜就过来说:“大家填报的资料都已经报给各个社团去了,大家尽量在今天或者明天两天,到填报的社团报道。报学生会的请明天再去报道,因为今天我们顾会长,去参加学校的理事会了。”
    星期天,他不知怎么的,居然就学会了刷卡,然后就刷了很多衣服、小饰品之类的回来。先送了一个盒装的东西给张店长,我远远地看去,好像是胸针一样的东西,乐得张店长连说晚上要专门按小白的口味做个大蛋糕送他。
    星期五的时候,玄色曾经向我打听过小白会气功这个八卦,但是由于事先跟小白没有通过气,不知道怎么八卦比较好,所以就推说不清楚。现在在我们的研究之下,决定好好地利用起来。所以,我们就结合平时看过的电视和小说,创作出很多小白小时候的趣事,满满地写了十几页,准备一天一条地曝给玄色,大概应付个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了。
    星期一的新生英语统考,在考场人员安排上没有多大的变化,就是把一个班一锅端到了大阶梯教室。大家隔开几个位置坐,然后班主任在讲台上坐镇,两位高年级的学习部干事在考场里巡逻着监考。
    醒了就睡不着了,干脆开了灯坐起来看书。看着看着,又不由自主地开始发呆。虽然觉得脑海里渐渐有些清明起来,但总是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想起来。歪在床上看书,快到凌晨了才再次迷迷糊糊地睡着。
    玄瑟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讪讪地说:“那天是想采访的,只是后来抢CD去了嘛。”
    玄瑟迟疑了下,说:“可能吧。我叫了他一声,他往人群里一挤就不见了,泉泉应该不会这样的。对啦对啦!”她的兴致迅速转移。“下午下课后,记得尽快过去乐队。今天他们有演习!”
    玄瑟带领我和小恋,先在外围拍了几张照,又转到合适的角落,捕拍了几张小白跟吴艺娜有说有笑的镜头。小白似乎察觉到闪光灯的光,回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我来不及躲,就被逮了个正着。干脆就堂堂正正地往那里一站,昂首挺胸地正对上小白的目光。我就是来曝八卦的怎么着,有本事就别搞出这些暧昧的事情!
    玄瑟带着我来到中间空无一人的走道上,轻声分配好工作,就转身投入右侧的人群,像泥鳅一样滑溜了两下,不见了踪影。
    玄瑟发过来一串省略号,然后是两个字,算了。
    玄瑟愤愤地瞪着我,在屋子里转了个圈,忽然想到什么,一个调身回来,奸笑地看着我说:“那给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曝萧醉的八卦,弄清楚他的喜好。”说着,她眼珠子一转,转身在书架上找啊找,找出一个资料夹来给我,说:“按这上面标注的查,每项都要查出来,查不出来就捕风捉影推断出来。”
    玄瑟刚想说,包里的手机叫了起来。她快速地掏出来看了一下,眨着眼睛对小白说:“想知道的话,就买明天的‘圣华日报’吧!”然后就朝我们“拜拜”了一声,塞好相机,步履轻快地往先往外跑去了。大概刚又接到什么线报了吧。
    玄瑟看我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立马拖着椅子挪到我身边,压低声音说:“刚才白青漪就找我,说你和萧醉在暗地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