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长方大提笼,里面装着各种丸

时间:2019-09-03 作者:admin 热度:
,王喜光停住了,说道:"我不进去了,涂二爷说只请您一个人儿来。"
  茶馆前堂。
  茶馆外街上,路边停了许多卖菜的平板车;王喜光慢悠悠向茶馆走来,伙计在门口高喊着:"王总管里边儿请!"
  查账的颖宇忽然拍起头:"哎!我说二嫂,这账不对吧?怎么就剩这么点儿银子了?"
  差官:"没看见这儿查封了吗?出去!"
  差官大声喊道:"来呀!清点查封!"
  差官带着四名差役站在堂前,孙万田站在柜台前呆呆地望着,完全没有了精气神儿。
  差官甲:"府上的人不用惊慌,无非是带大爷去问问,问明白了就没事儿了。"
  差官甲:"听老人儿们说过,北京城没有不知道的。"
  差官甲:"这是你们宅里大爷的事儿,自然要大少爷去!"
  差官已:"我们是奉命而来,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也不太清楚。"
  差官正在高声念文书:"今有黑七泷胶在东家白景琦状告孙记泷胶庄掌柜孙万田,唆使该号伙计石元祥,入室行窃,盗走秘方,图谋暴利,石元祥已供认不讳。着令即日起,查封孙记沈胶在,孙万田不得擅自离开济南府,随传随到,当堂候审,具保结案以前不得开业!"
  常公公、颖轩、魏大人、容神父、白文氏、颖宇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
  常公公:"哎哟,不敢当,不敢当!"
  常公公:"别介,这可不合适。"
  常公公:"不对!你哭过,还瞒得了我?常玉,怎么回事?"
  常公公:"二奶奶可是老谋深算呐!"
  常公公:"二奶奶歇会儿,瞧你挺个大肚子,叫她们摘!"
  常公公:"还得说白家的药好。那位董大兴是扶不起来的天子。"
  常公公:"还说呢,累得生生把孩子生到马车上了。"
  常公公:"哼!留点儿神,洋人有什么好东西!"
  常公公:"你可别这么叫!我得罪你,不露面儿了你!"
  常公公:"是叫个什么人给救走了?我也没听清楚!"
  常公公:"挺好,可知道疼人儿了……二奶奶,你有事儿瞒着我!"
  常公公:"这还是托你的福!"
  常公公板着脸:"这就是你们百草厅的药?和以前怎么比?过去的丸药放三年还是新鲜的,你们这倒好,不到一个月硬得能把人的牙硌崩喽!"
  常公公打断了她的话,不耐烦地:"行啦--,就这样吧--,我得睡一觉,老佛爷晚上还找我有事儿呢!"
  常公公大惊:"这……这,无法无天了,是不是董大兴那猴崽子?"
  常公公点头:"那是,那是!"
  常公公恍然大悟:"二奶奶,这手够狠了!过瘾!过瘾!我得帮你把这出戏唱圆满了,宫廷供奉的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
  常公公接过葡萄:"你也吃,你也吃!"
  常公公看着颖宇和贵武:""南记'是你们二位开的?"
  常公公来了精神:"喝两盅!"
  常公公乐得手舞足蹈:"对,对,没错儿,喝倒了,喝倒了!"
  常公公乐了:"你瞧又让你花钱!这是怎么话儿说的,尝尝,尝尝!"
  常公公愣了,两眼瞪着白文氏半天没转过弯儿来。
  常公公外宅。
  常公公外宅北屋。
  常公公外宅门口。
  常公公外宅院。
  常公公问颖轩:"二爷,贵府怎么还和洋人连连着?"
  常公公细声一叫:"他长了几个脑袋,敢欺负二奶奶?"
  常公公笑了:"你要这么说,我可得收下了。"
  常公公斜眼看着颖宇:"你不就是白家的人么?"
  常公公一脸生气样儿:"说!不说我打你!"
  常公公阴沉着脸:"已经都查封了,你们还操这份儿心干吗?"
  常公公宅外胡同口。
  常公公站起身:"等着查封吧!连生了虫的甘草、发了霉的大黄,你们都敢用,魏大人已经上折儿告你们了。"
  常公公注意看着白文氏:"怎么了?哭了?谁欺负你了?"
  常公公坐下:"为什么老没来?"
  常公公坐在椅子上,用脚尖踢着一个长方大提笼,里面装着各种丸药,旁边恭恭敬敬站着神色紧张的董大兴、颖宇和武贝勒。
  常环:"没有,老念叨您,问为什么老也不来?"
  常玉:"二奶奶叫人欺负了!"
  常玉:"刚才二奶奶……"
  常玉:"没有,一个都没有,常公公不愿别人上他这儿来。"
  常玉:"准来!"
  常玉接道:"二奶奶叫人家给打了!"
  常玉忙开了屋门:"这屋!这屋!"伙计提了两个大食盒走进屋,丫头忙打开将菜摆在桌上。
  常玉忙拿起酒壶。常公公让道:"别别,先给二奶奶倒!"
  场九红忙站起:"是!"
  场内电灯突然灭了,一片黑暗,人们慌不择路地往外跑。景琦也赶忙朝外挤着。
  敞厅东偏房学馆。
  敞厅东偏厅学馆。
  敞厅里,众人刚叩完头起身,忽闻极无节制的干嚎哭声,忙都回头看。
  敞厅里摆了两桌酒席,男女各一桌,女桌边围坐着雅萍、翠姑、景双妻、景泗妻、景陆委、黄春、玉婷、白方氏;男桌边围坐着景恰、景双、景泗、景陆、景武、颖宇、景琦,还有不招人待见的韩荣发。白文氏也坐在了他们这一桌边。宴席甫开,颖宇即说:"老七,你多吃!今儿特意给你接风!"
  敞厅里支起了一个大长条桌,上面摆满了各色面料,两个裁缝正忙得不可开交,孩子们和丫头吵吵嚷嚷地量尺寸,雅萍跟着瞎忙。
  敞厅内。白文氏的遗像被请了下来,几十个人在起灵抬棺木。
  敞厅前院。雅萍正送一位女客人出来,下了台阶一下子愣住了。
  敞厅外,二奶奶白文氏抱着满月的景琦走到活屏后,将孩子交给奶妈,奶妈绕过活屏,又将景琦递给白萌堂,客人们围了上来,反把颖轩挤到了一边儿。
  敞厅已布置成灵堂。白文氏正在上香,颖轩、颖宇、景怡、白方氏、累双、景泗、景陆、景武、雅萍、玉婷、香伶随白文氏一起跪拜白周氏的灵位牌。
  敞厅院,香秀正在给小叭狗"大项子"穿孝衣。人们穿梭往来,搬着丧事用的东西。
  敞厅院南客房里改成了临时化妆间,挂满了行头,艺人们在化妆、穿衣。太监王喜光正在勾脸,颖字走来:"怎么着王公公,串串词儿?"
  敞厅院外客厅。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