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对世事无常的哀叹

时间:2019-08-11 作者:admin 热度:
一心追求纯洁与完美的少男少女是很难理解,或者几乎不可能想象的,M因为慈悲的对象不是浪漫如曼弗雷德(拜仑笔下的悲剧英雄)的人物,而是西门庆、潘金莲、李瓶儿、陈敬济,甚至,那委琐吝啬的吴月娘。堂璜那样的浪子,还有其颓废的魅力,然而西门庆只是一个靠了做生意起家、官商勾结类型的俗人而已。
  这种性的占有是同对财富、权势、社会地位的占有交织在一起的,对所有这些“物”的占有欲支配着小说中各种人物的行动,联结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从而构成了浮世的炎凉景况。“浮世”一词本指虚浮不定的尘世,我试图把该词引入《金瓶梅》的语境,用它来概括该书所体现的独特的写作态度。从另一首开场诗可以看出,一种对世事无常的哀叹在小说的开始就为故事的发展和结局定了调子。随着故事的展开,我们逐渐看到,所谓的“闺房佳镜”原来都是水月镜花,实际的情况并不像秘戏图画面上那样艳媚、光洁,西门庆占有的所有女人竟无一个配称得上是古典的或传奇型的佳人。在她们或多或少的姿色中都掺杂了市井的俗气,个性的污点反而在这群平庸的妇人身上焕发出情欲的活力。在中国文学史上,《金瓶梅》可谓初次突破了传统文学单调的美人程式,它让我们睁眼看见了浮世的缺陷,使文人型的仙趣和艳趣受到了挑战,进而以其放肆纵恣的笔墨揭出了男欢女怨的事件与金钱、权势、贪欲的纠葛。诗意的感伤情调被毫不吝惜地清除了,情和欲的表现达到了沆瀣一气的程度。相比之下,文言传奇小说中有关女性美的写意传神之笔反而显得空洞、苍白,话本小说中半文半白的简短对话也让人觉得比较呆板,而在这部新型的长篇小说中,西门庆身边众妇人嘴里的淫声浪语,她们互相拈酸吃醋的口角,全都写得精力弥满,读起来简直就像偷听了她们平日的闲言碎语一般。
  這段的大意是說西門慶回府被潘金蓮捷足「搶」進房中,眾女罵了一頓淫婦後,只好聽再暗地裡提供生子靈藥的僧尼,宣講善惡果報的佛法,然後大吃大喝,滿足了與性慾相對的食慾,再由李桂姐唱曲給眾女和僧尼合聽。這難道不是另一種形式的墮落嗎?
  這段描述陳敬濟丟了一把鑰匙,他覺得是遺失在潘金蓮這兒,因此跑到她房裡尋找,從對話中,可看出陳敬濟的輕挑。
  這段是描述潘金蓮丟了一隻鞋子,她四處找「鞋子」,結果鞋子在陳敬濟的手中,且由他拿來歸還。
  這段是敘述西門慶從衙門回來,說他審了一個「丈母養女婿」的案子,兩人的姦情因侍女傳於四鄰而暴露,結果丈母和女婿招了供,而被判了絞罪。此時也正在「養女婿」的潘金蓮,竟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應將告那密「學舌的奴才打的爛糟糟,問他了死罪」。日後在西門慶死後,侍女果真把潘金蓮與陳經濟的姦情向吳月娘密告,結果,不但不被相信,反而被打得「爛糟糟」。可見當時社會「原我」氣燄的高張和「超我」的懦弱昏庸了。
  這段是在說,西門慶勾搭上如意兒,致使潘金蓮獨守空閨,所以,春梅代她到如意兒處借「棒槌」。此處的棒槌,其實是「男性性器」的象徵。
  這金蓮、春梅,生在窮武職家,孤寡流離,窮了半世,卻又不得遇個丈夫,半路裡受盡折磨,橫遭惡疾,守了空寡,將他惡報已還其大半。因他悔心出家,佛法因果,原有增減,因此引他懺罪消災,再修他本來面目。後來瓶兒雖死,即化男身,這金、梅二女,雖已成尼,三世女身,才得成男,以分別淫根的輕重,在後案三世輪迴上。(466)[/I]
  這兩段所說的是辦喪事時,延請和尚作醮追薦。
  這兩篇序的作者所暗示的是,對像《金瓶梅》這樣的書,本有一種正確的讀法,凡異於此的讀法,都不但是錯誤的,而且還是危險的,非常可能對讀者造成負面的影響。當然,傳統上這樣的說辭屢見不鮮,可以說只是以道德為名目為有問題的作品辯護而已。不過,即使如此,其中對「單一的正確閱讀法」的堅持,仍清晰可見。
  這一段長文出現在第三十一回的開頭,時金蓮的後身金桂與春梅的後身梅玉即將相遇,並開始發展一段同性戀的關係。前已揭過,全書過程中丁氏一直對讀者的閱讀非常關心,在此處,他聲稱他的關心促使他採取特殊的寫作策略。他所謂的「一熱一冷」的寫作策略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使讀者與作品文本內涵的誘惑力保持距離,不至身陷其中。因為讀者身陷作品,正是《金瓶梅》原作被一再誤讀的原因。因此,根據丁耀亢的理論,所謂讀者的「正確閱讀」其實全靠作者之「正確寫作」為依歸。
  這一段描寫的是西門慶常去的鄭家妓院的擺設。
  這一段描寫的是西門慶的書房藏春閣,有筆硯瓶梅的擺設。
  這一段文字,是《金瓶梅》中寫瓶兒最感人的一段。而作者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居然有魄力把它放在西門慶和兩個“六兒”狂淫的描寫中間。這樣一來,西門慶和兩個女人的雲雨之情,被瓶兒將死的病痛與無限的深悲變得暗淡無光,令人難以卒讀。本來,無論如何顛狂的做愛,都並無“孽”可言——即便是西門慶和王六兒的關係,雖然是通姦,但因為丈夫韓道國的鼎力贊成和王六兒詐財利家的動機而大大減輕了西門慶的罪孽。然而,在這裡,因為有瓶兒的微笑、嘆息和落淚,我們恍然覺得那赤裸的描寫——尤其是繡像本那毫無含蓄與體面可言的題目——仿佛一種地獄變相,一支在情慾的火焰中搖曳的金蓮。
  這一段文字寫的是,在西門慶所代表的富商階層之下的農民所過的生活,可見他們的生活的確很困苦,為了生存下去,甚至有賣兒鬻女的情況發生。
  這一段引述,對潘金蓮的性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